肺炎疫情下的合同纠纷解决方案

一、合同解除纠纷

首先,由于疫情的发生,会造成大量的已经签订的合同无法履行。比如:原定在某场馆举行的展览活动,举办方已经租赁了场地,交了定金,参展方也已经和主办方签了合同,交了定金,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展览会无法举办,而且延期举办已经没有意义。那么,合同各方该如何解决合同解除问题?是否需要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

1、本次疫情属于“不可抗力”

疫情的发生,是合同各方所预料不到的;即使事先有所知晓,但是疫情的严重性、政府的防控力度也是超出大家预料的。《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很显然,当下的疫情,属于法律上所说的“不可抗力”,应该没有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3年“非典”防控期间,曾经发布《关于在防止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该司法文件尽管已经失效,其中内容对当下疫情的法律问题处理,仍然有指导和借鉴意义),其中第三条第(三)项第二款明确规定:“因政府及有关部门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响致使合同当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纠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和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妥善处理。”根据这个解释,非典疫情和今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足以构成“不可抗力”,已经由最高人民法院予以权威认定。

2、对因“不可抗力”的解除的合同宜和解不宜诉讼。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因不可抗力而无法履行的合同,当事人有权解除合同而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因此,对于此类合同纠纷出现,建议合同各方实事求是,友好协商解决,各自承担各自的损失,避免不必要的诉讼。如果诉讼,可能会增加双方的损失。

对于不是必须解除的合同,双方可以协商延期履行或变更履行方式,形成新的合同。

3、对有诉讼隐患的合同应及时通知对方并取得证明。

实际操作中,履行合同义务的一方要注意履行发生不可抗力事件的通知义务。按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因此,如果合同义务履行的这一方如果对协商解决合同争议没有足够把握,应当尽快通知对方并找有关机构取得不可抗力发生的证明。一旦协商失败,通知和证明是审判和仲裁机关免除义务人责任的必备文件;如果缺失,合同义务人将无法享受法律规定的免责权利,因此务必予以重视。通知必须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发出,优先使用书面形式并用EMS或挂号信寄出并保留邮寄、送达凭证。特别是外贸企业,由于合同外贸合同约定的仲裁都在境外司法和仲裁机关进行,更应该及时通知合同对方并取得有关国家机关或权威组织出具的证明。据了解,江苏省贸促会将依据中国贸促会授权,为受疫情影响而无法如期履行或不能履行国际贸易合同的企业出具相关不可抗力的证明,并为急需的企业开通绿色通道。

二、因疫情造成的合同延误或部分履行不能,原则上无需赔偿。

如前所述,今年的肺炎疫情足以构形成不可抗力。国家为了疫情防控,阻断部分交通,限制人员流动,推迟企业复工,在这一系列措施下,很多企业员工不到位、招工困难、运输困难、甚至歇业,由此而造成的合同履行延期、或者部分履行不能,按照法律规定,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

但在实际操作中,合同各方要注意:

1、合同义务方应按照上述第一条第3项的方法,及时书面通知对方,尽可能友好协商并达成补充协议,明确免除受疫情影响的一方或双方的责任,并对后续的履行方案形成新的约定;如果协商有困难或障碍,宜及早准备不可抗力的证据。

2、延误或不能安全履行必须是在疫情发生后或政府防控措施实施后形成,且确有因果关系。因为法律规定,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

3、按照诚信原则,接受合同义务履行的一方具有防止损失扩大的义务,因此在接到对方的通知后,应积极采取措施,或采取替代方案,减少损失的发生。

三、按照公平原则合理分担损失的情形

尽管法律规定对于发生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违约责任可以免除,但是对于已经签订并履行中的合同,因为不可抗力或意外客观事件的发生,导致合同当事人按照原有合同约定履行的话,权利义务严重失衡,该怎么办?这类典型的合同类型就是商场里的承租户或商户:因为疫情发生,商城关门歇业,或者开业但是没有客流,经营风险是否由承租户独自承担?承租户承受的高额租金是否可以适当调整?

参照《关于在防止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第三条第(三)项第一款规定:“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对一方当事人的权益有重大影响的合同纠纷案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适用公平原则处理。”按照《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根据以上规定,人民法院是权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对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适当调整,甚至解除合同。笔者查询了2003年“非典”之后的相关案例,多数案例是允许合同当事人适当调整原合同的租金、价款等权利义务的。

根据新闻报道,在今年疫情发生后,万达、红星美凯龙、弘阳广场、保利商业、禹州商业、宝龙集团等知名商业地产集团都推出了对承租商户的减租措施,但是减租幅度相差很大:其中万达号称对所有商户免除租金和物业费1个月;红星美凯龙号称减免1个月;其他商户多数为春节期间租金减半,期限从初一到十五长短不一。商业地产商的这种减租策略,既是对法律的执行,也是一种商业竞争策略,更是对自身品牌的维护和宣传。

因此,在当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严峻、防控措施严厉、商场人流稀少,且诸多品牌商业地产公司带头执行减租策略的情况下,适当合理分担疫情造成的损失已经形成一种新的社会风尚,这种社会风尚会进一步对法官使用公平原则分担合同各方损失起到鼓励作用。因此,如果商业地产的出租方不主动减租,败诉的风险应该较非典时期更大;至于金额,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所以笔者建议,疫情中合同各方为了长远的利益和目标,短期内做出适当的让步,帮助对方减少损失,把纠纷化解在诉讼之前,不失为明智之举,更是树立企业形象的善举。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民法总则》

第六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一百八十条 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二、《合同法》

第五条 当事人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一百一十七条 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本法所称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第一百一十八条 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二)第二十六条 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防止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法(2003)72号】

……三、依法妥善处理好与“非典”防治有关的民事案件。

(三)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对一方当事人的权益有重大影响的合同纠纷案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适用公平原则处理。

因政府及有关部门为防治“非典”疫情而采取行政措施直接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或者由于“非典”疫情的影响致使合同当事人根本不能履行而引起的纠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和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妥善处理。